EN | 中文
沈国军:骨子里的“变革”基因
发布时间:2018-11-16
阅读次数:3454
来源:东南商报

口述 / 银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 沈国军

整理 / 记者 薛智谊

1.jpg

从1997年在北京成立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到现在,21年过去了。这21年,对沈国军和他的银泰集团来说,都是不断自我变革和创新的21年。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达。从走出贫困的童年,到误打误撞“被迫”进入百货零售业,再到带领银泰集团在商业地产、新零售、资源矿产、文化旅游、大健康等领域一次次布局发展,从主导企业发展再到身体力行公益慈善,创新和求变的精神都一路相随。


清苦少年:唯一的出路是改变

我1962年出生在宁波奉化一个名叫栖凤村的贫困小渔村。我是家中长子,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14岁那年,家里唯一能挣工分的父亲不幸在车祸中去世,这对一个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父亲走后的日子更加艰难,而我还在读书,支撑这个家的重担更多地落在母亲身上。她与别人在村口合开了个早餐摊子,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起床。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我们4个孩子非常辛苦,但仍然坚强、善良、勤奋。我记得那几年的大年三十,别人家都忙着过年,我们一家人却在海边捡苔菜。

苔菜在冬天属于时令海产,天冷人们不愿意去捡,越到过年卖价越高。除夕那天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到海滩边,3个人都光着脚,在潮头冰下捡苔菜,脚下的冰一直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等我们回家把粘在腿上的滩泥洗掉后,才发现腿上全是一道道被石头和冰划破的口子在流血,但腿已经冻麻了,一点都感觉不到痛。母亲不顾自己腿上流血,心痛地帮我们清理伤口。

 父亲去世后第五年,我的母亲积劳成疾患了胃癌,母亲病重时坚决不肯再睡家里的棕绷床,因为那是当时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母亲担心死在上面卖不出好价。一年后她也去世了。

少年的经历让我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所以后来在生意场上赔点钱就赔点钱,以后再去挣回来;如果闹矛盾就坐下来聊聊,吃一点亏就吃一点亏。我从来不愿意跟人家去争什么。

失去双亲后,家里已是水尽山穷。日子难到极点,唯一的出路就是改变。 


创新起家:与众不同是银泰基因

虽然家境贫寒,但母亲生前一直坚持让我上学。我后来考取了中南财经大学(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并获得研究生学历。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建设银行,勤恳工作几年之后,成为当时系统内最年轻的高级经济师。1992年,我又被调往海南,出任新成立公司的副总经理,开始涉足企业管理。这些经历带给了我很多业务经验和管理经验。

1997年,我当时在银行做高管,但最后还是选择辞职,下海创业。很多人感到很惊讶,捧着银行的金饭碗不要,去当个体户?我带着八九百元的离职工资,又向朋友借了20万元,在北京首都大酒店租了一个夹层,成立了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当时只有4名员工:我任总经理,外加一个秘书、一个业务助理和一个司机。

银泰成立的第二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有个好朋友打电话说,香港有家上市公司在杭州武林广场延安路的项目,做不下去了要卖掉,位置很好,问我有没有兴趣?三栋商用楼盘,给我的价格是原价的六折。朋友还说下家也帮我谈好了。我一算账,自己只要付2000万的定金,转手就能赚9000万,于是兴冲冲跑到杭州,上午签购买协议,下午就签转让协议。没想到过了几天,还没付定金的买家突然变卦,说楼不要了。下家违约,已经向上家付了定金的我只能履约。本想炒房却炒成“房东”。我只好在国内各大百货零售业大佬之间奔走求助,太平洋百货、百盛、赛特……几乎所有当时国内的一线百货集团我都找过。我当时想,只要他们来做这个项目,免租几年都可以,但仍然无人接手。

没有退路,但我不服输,决定自己进入百货业。我们以高出业内3倍的薪水请来专业运营团队,只提了一个要求:与众不同。所以,银泰百货从诞生的那一天起一直在创新,从卖场设计、品牌引进、服务管理,再到营业员培训、广告投放、动线规划等,银泰都和别的百货商场完全不一样,颠覆了当时的很多传统。银泰武林店一下子就火了,高端时尚的定位吸引了一大批年轻消费者。

杭州武林银泰开业的第二年,我在一次聚餐会上认识了北京第一机床厂厂长。他感叹工厂日子难过,产品卖不出去,5000多名员工发不出工资,他想把这块地卖了后搬迁。整个厂区位于现在北京CBD最核心的位置,有200多万平方米,出价基本是白菜价。

当时我就认为这块地非常有价值。那个时候,实际上有200多家公司跟这家工厂谈过,要搞开发,都是亚洲乃至全球最大的公司。但金融风暴一来,谁都不去了。我们资金有限,只要了那个地块最好的一个角,有两条轨道交通在下面。

2000年初,市场回暖,很快有公司找上门,要加价1亿美元买这块地,我没答应。有了杭州武林银泰的运营经验,我决定自己开发,打造北京的地标建筑,这就是后来的“北京银泰中心”。我们聘请了全球最好的设计机构,以最高品质去打造一个“建筑艺术品”。后来,我还飞到美国芝加哥的凯悦集团总部,为北京银泰中心引入了酒店行业的高端品牌——中国首家柏悦酒店。

整个项目耗资68亿元,我甚至付出了血的代价。那几年,我一直用银泰百货赚的钱贴补银泰中心。在巨大的压力下,2004年的一天,我在电梯里吐血了。说是吐,其实是喷出来的,血喷得到处都是,电梯里的人吓得直喊救命。医生说:“你命太大了,胃出血到这种程度,如果休克,90%的概率是醒不过来的。”那是我自创立银泰以来第一次休假,在医院住了20多天,瘦了20斤。

2008年北京银泰中心开业,成为北京高端时尚地标。付出的努力算是得到了回报。

在北京银泰中心建设期间,银泰百货在2007年3月登陆港交所,成为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内地民营百货企业,后来更名为银泰商业。

2009年,我开始意识到百货行业即将遇到瓶颈,大家都觉得这个行业赚钱时,就往往意味着风险。于是,我把银泰高管拉到乌镇开会,提出要转型,一是对现有的银泰百货进行自我改造,二是把新开的店打造成“品牌零售业+多功能商业服务设施”的购物中心。

虽然乌镇会议时内部有不同的声音,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又走在了市场前面。我们引进了奢侈品、餐饮、电影、游戏等,不断丰富商业业态,积极改善顾客体验,银泰商业零售从此进入了“多业态、多品牌”的阶段。后来,我们通过并购式发展,迅速扩张至86个购物中心和百货门店,在门店数量、规模、零售效率等方面都做到了全国最大。


拥抱变革:引领新零售

虽然我是一个60后,但很乐于接受新技术、新潮流。我与马云是2004年前后在飞机上认识的,后来银泰商业作为传统零售企业,在数字化改造和电商转型等方面的出色表现吸引了他和阿里巴巴的关注。

其实,2010年,银泰集团就开始大胆尝试互联网。当时我们是国内连锁百货行业里面第一家成立垂直电商网站的,我们叫做“银泰网”。那个时候,很多传统企业还停留在对互联网、电商等新技术力量冲击的言语攻击、抱怨甚至是藐视上。我们算是极少数积极拥抱全新趋势的连锁品牌。

我们把上万个商品数字化,实现了实体店与网上同款同价,当时传统零售业几乎没人这么做。很多人不理解,认为很麻烦。但扎实的工作是见得回报的,我们的运营效率大大提升。以前银泰一到节假日,收银台就排队,一排就好几个小时,甚至收银员不上厕所都来不及处理。后来,我们要求所有品牌接入移动支付,再也没有出现排长队的情况。这些措施现在看来不算什么,但在当时,我们是全国做得最早、最领先的。

2013年,我和马云聊起了传统百货和电商的结合。我记得跟他说过,电子商务好比是空军,如果狂轰乱炸把传统零售企业搞得半死不活,那就没人去收拾打下的战场了,所以总要有地面部队去协同。

当时马云听了很认同,说应该一起组建特种部队去做这件事。这就是新零售概念的雏形。当时我们都认为,线上与线下的合作完全能够打出一片新天地,于是我们一拍即合。

2013年5月,阿里巴巴与银泰集团一起联合成立菜鸟网络,我任第一任CEO。2014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与银泰商业达成战略合作。之后,我们不断深化合作,直至成为国内新零售行业的领军者。

所以我觉得,传统行业的人一定要敬畏技术的进步,传统零售业一定要改革,否则会越来越困难。对于一家有进取心的企业来说,创新和变革不是一个简单的口号,是必须落到实处的要求。


持续创新:多业态共发展

最近几年,银泰集团比较重要的战略调整是用资产换资源。这是我们综合根据自身优势、市场条件、未来战略等各方面因素,作出的重要变革。

2016年,银泰集团与云南城投战略合作,双方利用各自优势,针对商业资产运营进行大胆的创新。也是在那一年,我们旗下的上市公司银泰资源,在多家强大竞争对手的“围剿”之下,成功收购了加拿大埃尔拉多黄金公司位于中国境内的黄金矿山,可以说是“蚂蚁吞象”。

2017年,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考虑,我们又正式成立了银泰文旅集团。短短一年多时间,银泰文旅集团已经投资运营了山西省雁门关、五台山、恒山、浙江溪口雪窦山景区、三亚玫瑰谷景区、湖州影视城等著名景区项目。

中国旅游人数每年都在增长,但是旅游体验却很差。在银泰,我们卖东西的时候,顾客来了以后,我们恨不得倒香槟给他喝,可是在景区呢?游客在里面排队,排一个小时都没人搭理。

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机会!银泰文旅集团就会针对这些旅游痛点和难点,利用智能硬件、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等技术,为景区提供一站式智能景区解决方案,并把它们打造成全域旅游、全季旅游的景区。实际效果非常显著。2018年国庆黄金周期间,银泰文旅集团运营管理的景区人气爆棚,实现旅游人次及营业收入双丰收。

除了文旅,我们还在市场化养老领域通过银泰健康集团来实现布局。目前已经涵盖了养老、医疗、康复、护理、教学、科研、文化、老年用品研发和贸易等大健康养老领域,通过完整的产业链条,帮助更多老人 “老有所养,老有所医”。

另外,银泰旗下的投资和金融集团,也一直在追求创新。投资部门人员不多,却在短短数年时间里投资了80多家公司,其中一半以上实现了成功退出。现有的30多家被投企业当中,有十六七家独角兽,包括蚂蚁金服、菜鸟网络、网商银行、小米、今日头条、趣头条、车和家、优客工场、51信用卡、小赢科技、汇通达等创新型企业。我们希望以实业为基础,积极参与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从而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服务好地方经济发展,推动振兴实体经济和实体产业。


感恩时代:责任与担当

改革开放给了我改变命运的机会,我非常感恩这个好时代,也在努力践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句古语。

2004年,我就和多位企业家共同发起成立了爱佑基金会,并担任发起理事目前,已经有10多万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得到了救治和帮扶。2014年,我发起成立了银泰公益基金会,并联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起了中国第一个社会公益管理硕士项目,为公益领域培养高级人才。2015年,我又和马云、马化腾等企业家,共同在家乡奉化成立了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一起探索生态保护等可持续运营。

2018年9月,我与众多企业家发起设立慈善家联盟。通过这个国内全新的慈善家联盟组织,我们希望更多企业家都投身到慈善事业当中,成为优秀的慈善家。

 此外,我还在家乡承担了一些社会职务,如浙商总会(全球)执行会长、甬商总会(全球)会长、湖畔大学校董等。我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感到的不仅仅是荣誉,更多的是沉甸甸的责任。甬商、宁波帮是块金字招牌,虞洽卿、包玉刚、邵逸夫等前辈,是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企业家们学习的榜样。甬商是了不起的商帮,为大上海的崛起、香港的繁荣、中国工商业近代化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不仅如此,甬商还对20世纪东亚、东南亚乃至全世界的经济发展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是“中国唯一不断代的商帮”。

甬商总会应该成为汇聚全球甬商的桥梁。新时代下的甬商,应该在做好企业的同时,勇担家国共兴的责任,做敢于担当的新时代甬商。我希望更多的甬商回归,为家乡带回资本、技术、人才等要素;我也会努力团结全体甬商,以市场化运作、规范化管理、务实化服务,提升甬商总会的凝聚力、影响力,创造甬商总会的生命力、发展力,共同打造一个最有活力、最能创新、最开放包容的商帮,为宁波乃至全国的发展服务,再创百年甬商新辉煌。

银泰集团能够发展至今,我感觉是这个时代给了我改变自己命运和改变世界的机会。如果能为国家做一点事,无论是纳税、创造就业还是推动行业变革,我都会尽我所能。改革开放是一个恢宏的进程,相信下一个10年、20年,中国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握机遇,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回报社会,回报国家。

 

【记者手记】

沈国军进入百货业是“误打误撞”,但是对创新和极致的追求,让他从百货行业发端,一步一步将银泰集团打造成了中国新商业的典范。面对命运的玩笑,拥有什么样的心态,决定了一个人的成败。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银泰的成功离不开改革开放后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发展,但也与企业家个人的胆识、智慧和创新精神密不可分。在变化的浪潮中,不仅要做弄潮儿,还要把握好潮水的流向。“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只有几步”,一个人是这样,一家企业也是如此。

沈国军拥有创新者的开放思维,能主动拥抱变化,而非固步自封,这让他在很多关键的节点上,在重大的方向性的决择时,总能顺势而为,提前找到风口。

如今,身为全国政协委员和致公党中央常委的沈国军,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了公益领域,并创新了中国商业成功与社会公益的共享价值模式,被哈佛商学院收录为全球首个案例。无论在哪个领域,“创新与变革”已成为沈国军的信条,甚至基因。